佈告欄
山達基教會對本部落格諸多騷擾與恐嚇,版主覺得實在沒有意義。請大家參考我在右下方『山達基人必看連結』裡的那些部落格與網站,如果我這部落格觸犯法律,那些人豈不早就進大牢蹲著了? Get a life !!

螢幕快照 2016-10-01 下午6.43.12  
圖片取自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6/07/scientology-in-taiwan/493493/


山達基在台灣的異軍突起

這個教會在其他地方受挫,卻在台灣意外找到立足點。

  • 班傑明‧卡爾森(Benjamin Carlson)@ https://www.theatlantic.com/world/

    2016729

2013年底,政府官員聚集到南台灣的高雄,在這座樓房低矮的工業城市參加一場完工剪綵。這棟龐大的建築以前是旅館,花費數百萬元整修後已煥然一新。抵達開幕會場的人群蜂擁、車流回堵;到場致意的台灣內政部民政司副司長表揚出資整修該建築的團體,並授予「績優宗教團體獎」,該團體已連續十年獲得此獎項。

「多年來,你們奉獻你們的時間和生命在反毒工作以及人權宣導上。」副司長的致詞,與來自市長辦公室和總統國策顧問的表揚相互輝映。

受獎人抬頭與建築正面點綴的中文鋼印字相同(高雄山達基教會),也和建築物側面的巨大直立橫幅一致:SCIENTOLOGY。這個名字在其他地方會招致異樣眼光,但在台灣卻受到政府表揚。

全球山達基勢力正全面消退,但在台灣卻完全相反。台灣面積略小於德拉瓦州和馬里蘭州相加起來的面積,總人口約兩千三百四十萬,與紐約都會區人口相當。但是,島上卻有15個山達基中心與教會。按人口平均計算,這裡是世界上對山達基最友善的國家之一。此外,台灣也是山達基捐款和新成員的主要來源。教會創辦人L. 羅恩賀伯特(L. Ron Hubbard)早期曾宣稱他是佛陀再世。有鑑於台灣對組織的重要性,山達基主席大衛‧密斯凱維吉(David Miscavige)也出席了2013年高雄超大型山達基教會的開幕典禮。

山達基在全球其他地方都遭遇挫折,甚至在其發源地的美國也不例外。近年來,若干山達基的最高階成員離開教會,控訴山達基領導的暴行。離教者也洩漏文件,揭露教會秘密供檢視,這是教會所不樂見的情況。數位名人教徒也離開山達基,包括《后中之王》女演員莉亞‧雷米尼(Leah Remini),以及奧斯卡導演保羅‧赫基斯(Paul Haggis)。

雖然山達基宣稱擁有數百萬教徒,但統計顯示,美國的教徒人數可能已從2001年的高峰55,000人降至25,000人以下。高階離教者指出,世界各地的傳教中心面臨關閉或合併的命運,存留的建築已然空蕩。

反觀台灣最大的高雄山達基教會,建築占地三千多坪,處於蓬勃發展階段。去年秋天某日傍晚,我在那裡看見幾小時內有數十人進出這棟建築。台灣教徒正在募款,計劃在台北建造台灣第二豪華的超大型教會。

當山達基教會被問及在台灣的成長時,他們表示:「山達基教會確實有在台灣擴展的趨勢,而我們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事實上,山達基在台灣的深入程度超過教會本身。山達基的救災和社區服務隊表示,他們去年派出台灣志工到尼泊爾參與地震救災。志工們施行「接觸救援法」(contact assists),這是山達基人認為可用手進行接觸治療的方法。(去年夏天,山達基訓練數十名高雄員警,傳授他們這種「接觸」技術。)另外,山達基的附屬組織在全台各小學推行反毒計畫,並聲稱已教化三十萬名左右的台灣年輕學子。

麥克‧雲特(Mike Rinder)曾是山達基高階成員,他在離開教會後,公布若干文件,來源是山達基內部統計數字的主要資料庫。山達基認為這是洩密。文件指出,2014年十大累計募款排名中,台灣山達基傳教中心位居第三。2015年六月,山達基監視部落格「Sec-Check」公布的資料顯示,台北傳教中心每週銷售的書籍、輔導課程時數,以及招募的新進人員數,名列全世界各山達基中心之首。(問及相關內容時,山達基發言人聲稱這些文件資料遭到「竊取」。教會並指出雲特「是因為不誠實,而被解除職位並逐出教會。」)

在台灣找到一線生機的山達基,視台灣為進入中國的門戶。中國這個目標「是全體山達基人永遠的夢」。

山達基在台灣的崛起,是怎麼發生的呢?

* * *

去年秋天,在台北鬧區某間廟宇對街的咖啡館,楊鎮嘉(Verjanso Yang)坐在裏頭,回憶過去近十年在教會的時光,悔恨地搖頭。楊鎮嘉曾是台灣最高階的山達基人,但現在已不想與山達基有任何瓜葛。

楊鎮嘉第一次接觸山達基時,是正在尋求靈性解答的青年。他的母親曾教他用星盤和姓名學算命,新想法令他著迷。和許多台灣人一樣,楊鎮嘉的成長過程中充滿輪迴的信仰。

2003年,楊鎮嘉在電視上看到知名大師催眠某台灣藝人。這位大師說,他帶領藝人回到前世,發現藝人前世是豬。

楊鎮嘉對這個節目極為入迷。他說,「台灣人對自己的來世與前世非常好奇」,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前世過得如何。雖然大師的理論不是他所探詢的解答,但這些理論將他引領至山達基教會。這個教會認為,人必須自前世根深蒂固的創傷中解脫。

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宗教的態度差異極大。雖然傳統宗教在中國受到官方無神論的壓迫近六十年,但這些宗教在台灣卻蓬勃發展。佛教、道教和民間信仰在這座島嶼經歷數個世代的交混融合。1949年起,台灣便在蔣介石頒布的戒嚴令下受統治。1980年代,台灣政府宣布解除戒嚴令。自此,宗教限制放寬,新教派急速增加。台灣大學宗教人類學教授葉春榮在訪問中憶道,當時台灣一夕之間「變成不同的國家」。統一教、新紀元運動,以及神秘的武術宗派開始擴張。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台灣宗教專家趙文柯(Richard Madsen)指出,現代化歷程中,宗教運動結合了本地作法及現代膜拜方式,吸引眾多台灣人。

對某些人來說,這種宗教追尋催生了法輪功等結合身體實踐和精神信仰的運動,或者是聲稱已掌握秘法、可獲得自然力量的功夫團體。此外,台灣也是若干新興宗教的發源地,例如:觀音法門(Quan Yin Method),創辦人為女性,信徒視之為佛陀及耶穌轉世;真佛宗(True Buddha School),創辦人自稱在睡夢中擊退魔鬼、環遊世界;真道教(Chen Tao cult),教徒相信飛碟已經五次拯救人類免於滅絕。

在這個背景下,山達基也開始站穩腳步。「這裡一切都很自由,甚至比美國還自由。」葉春榮教授說道,「也因此,這些神祕教派能在台灣自由發展。」

賀伯特喜歡暗指自己是佛陀,並稱佛陀會以紅髮在西方重現世人,正如賀伯特本人的形象

台灣的第一個山達基中心創立於1980年代末期。至2000年代中期,該中心至少已擴展為十幾家,光是台北就有數家。2003年時,台灣政府正式認可山達基為宗教。

隔年,楊鎮嘉拜訪位於台北時髦商圈的山達基中心,那是他與山達基的首次接觸。註冊之後,中心職員向他販售山達基系列課程的第一本書《戴尼提》(Dianetics)。這本書是山達基創辦人L. 羅恩賀伯特於1950年的著作,內容涵蓋其科學發現,證明心靈健康的關鍵在於淨空心靈中的創傷記憶。此外,山達基的聽析(auditing)療法,乃透過測謊機和不斷質問,將使用者帶入記憶與想像的半催眠狀態。楊鎮嘉回憶,這種狀態讓人「容易回到前世」。

楊鎮嘉和許多教徒一樣,開始在教會長時間工作,以此負擔課程費用。山達基規定,若要在靈性之旅有所進步,教徒必須上這些課程。2004年,楊鎮嘉每日工作1012小時長達六個月,卻只收到兩筆800元美金的報酬。(對此以及楊鎮嘉所敘述的其他詳細內容,山達基教會拒絕評論,教會發言人在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不回應匿名流言。」)

「我幾乎沒有薪資,因此面臨財務問題。」楊鎮嘉說。

完成一系列課程後,山達基職員建議楊鎮嘉赴澳洲雪梨進修,那是當時台灣附近少數提供高階訓練的地方。教會職員說,這些課程可以讓他學習聽析的專業,增加收入。楊鎮嘉在2004年秋天飛澳洲。「台灣人的本性就是這樣,」他說,「因為台灣人順從,山達基就用強迫推銷的方法達成目的。」

楊鎮嘉租了澳洲山達基的公寓,和八個台灣人共用兩間臥室。「環境非常糟糕。」他回憶。「雖然比一般公寓便宜許多,但那是違法的。我睡在一張舊床墊上,房內沒有冷氣,也沒有窗戶。」(對此山達基教會拒絕評論。)其他離教者回憶,有個台灣人必須睡在二十樓高的陽台長達數月。前山達基人彼得‧史密斯(Peter Smith)說,當時雪梨有數十個台灣人在進修山達基課程,他們占了雪梨教會職員人數的四分之一。

台灣是山達基新成員、職員及捐款者的來源。史密斯的妻子阿妮塔(音譯),是另一位台灣山達基的離教者。她告訴我,美國和澳洲的招募人員早就鎖定台灣。她在1992年初次參加山達基課程,1995年時受招募至雪梨,當時教會保證,去那裡靈性會迅速進步。據阿妮塔所述,雖然台灣個人年平均所得不高,大概是22,000美金,但許多台灣人仍被說服,花20,000美元以上的費用參加山達基課程,這還不含房租和旅費。(對此山達基拒絕評論。)考量這些花費,也難怪台灣首波入教者多半是醫生、教師、律師和護士等中高所得的專業人員。

☼ 台北傳教中心驕傲地展示來自美國的獎牌和海報,上面寫著「銷售恆星獎」(stellar sales

離教者告訴我,許多台灣人為了付課程學費,賣掉家具和房子、刷爆信用卡,教會職員還指導他們向親戚借貸。(對此山達基教會拒絕評論。)史密斯曾於2000年代初期在雪梨教會工作五年,他指出,台灣「對雪梨的教會十分重要」。「教會在台灣賺很多錢,許多孩子之所以能來雪梨,是台灣文化使然。台灣小孩即使手上沒多少錢,也能向家人借鉅款。」(包括賀伯特曾孫在內,山達基教會的批評者曾將山達基比喻為「老鼠會」。)

* * *

當楊鎮嘉抵達雪梨後,驚訝地發現,山達基的中文教材非常少。(賀伯特書籍的官方中文譯本直到2012年才出版。)僅有高中基礎英文程度的楊鎮嘉,必須靠著讀賀伯特的文章來學習英文,而文章裡充滿了這些文字:「un-enturbulating」(反擾動)、「full color-visio, tone-sonic, tactile, olfactory, rhythmic, kinesthetic, thermal and organic imagination」(全色視、色調聲、觸覺、嗅覺、節奏、動覺、熱以及有機的想像)。

「我的生活就是整天不斷讀書,」楊鎮嘉說,「非常痛苦。」最後,因為語言障礙,他花了四年半的時間完成訓練。如果是英文學員,這項課程只需數個月就能完成。

楊鎮嘉說,那幾年光是課程,不含房租,就花了他35,000美金。這個金額是台灣大學全年學費的十倍。

楊鎮嘉在雪梨的生活完全圍繞著山達基。他的朋友、住所和簽證都來自教會。英文進步後,他自願協助面試中文學員或為他們聽析。2007年,他開始和澳洲山達基人楊晴安(Sarah Forster)約會。

然而,楊鎮嘉也曾和教會產生摩擦。他回想,自己曾因借朋友《秘密》(The Secret)這部推廣正面思考的新世紀影片,遭到嚴厲處分。資深教會成員打電話要求他交出DVD,並將DVD折成兩半,丟進垃圾桶。他們還命令他寫自白書,在教會餐廳展示給大家簽名。(對此山達基教會拒絕評論。)

2008年完成訓練後,楊鎮嘉希望賺回部分學費。目前他也是首位獲得認證,能從事高階聽析的台灣人。他說,聽析費用每小時300元美金起跳。在此情況下,他接受了一次獨特的機會:2009年他飛到中國,去訓練一名中國人成為「清新者」(Clear賀伯特宣稱,這個高階狀態可提升智商,使人免於感冒,並可在幾秒內算出普通人得花半小時才能算完的等式。此時,楊鎮嘉已完成訓練,本身是清新者。但他的新任務面臨一項難題:中國禁止像山達基這種來自國外、未受管控的宗教。政府視為邪教的團體,經常受到鎮壓。

然而,山達基人並未因這些困難而放棄夢想。自賀伯特在1929年與父母造訪萬里長城後,中國夢便一直壟罩著教會。在高雄教會開幕典禮上,山達基領袖大衛‧密斯凱維吉說:「在那之後,賀伯特說山達基『最初是在東方受到啟發』。」(正因如此,教會盡量避免提及賀伯特在1929年日記裡,一段據說對中國帶有種族汙衊的文字。)後來幾年,賀伯特喜歡暗示自己是佛陀1956年時寫了一首詩「亞洲之頌」(Hymn of Asia),裡面提到「對我說話,就是對佛祖說話」。賀伯特並聲稱,佛陀會以紅髮在西方重現世人,正如賀伯特本人的形象,。在台灣,教會高層常強調賀伯特和佛陀的連結,藉此招募成員。我曾參觀過某個台北的山達基中心,中心職員播放的影片將賀伯特雕像和佛祖雕像短暫並置;此外,在高雄教會體育館內,有大型的佛教符號壁畫。


lrh  
圖片取自:http://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6/07/scientology-in-taiwan/493493/?utm_source=atlfb


楊鎮嘉在中國東部的杭州市住了六個月,每天花六小時為一個商人做聽析(楊鎮嘉拒絕透漏此人身分),幫助他達到更高的山達基等級。比起雪梨狹窄又受限的生活,楊鎮嘉在杭州生活相對自由,但他仍保持低調,告訴中國當局他是來求學的。這位商人的太太在某次歐洲旅遊時發現山達基,楊鎮嘉覺得,商人上訓練課程多半是為了討好太太。但一年之後,楊鎮嘉發現,商人製作了一部影片宣傳自己的靈性團體明眼人一看便知,那是他模仿山達基而創的山寨版。

* * *

2010年,楊鎮嘉回到台灣。那時已是他未婚妻的楊晴安,也跟隨他回台。楊鎮嘉開始在台北獨立提供聽析和輔導的訓練,專門幫助人達到「清新者」狀態。同時,他經營的部落格也受到台灣山達基人歡迎。但是,由於他在部落格發表異教思想,或看似援引自山達基的看法,因此引來教會情報組織和執法單位特殊事務辦公室(Office of Special Affairs)的批評。山達基一向以激烈手段保護自己的版權。

同時,山達基開始進行「全球擴張」,在台募款越來越積極。在佛羅里達州的山達基靈性總部又稱山達基旗艦機構(Flag Service Organization,簡稱FLAG),其高階教會人物來台招募成員。楊鎮嘉回想,當時國際山達基人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ologists)舉辦的募款活動野心勃勃,一年來台多次。台北的山達基中心也驕傲地展示美國總部頒予的獎牌和海報,上面寫著「銷售恆星獎」。

楊鎮嘉當時仍活躍於教會,將一成的薪水貢獻給山達基,但他和楊晴安開始避開相關活動,因為他們必須捐款才能入場。但事情仍未結束。山達基中心不斷要求他們買新版「基礎書」(The Basics),價格3,000美金,內含18冊書籍與280部數位強化過的賀伯特演講。他們看到朋友為了教會捐出房屋、刷爆信用卡、失去工作。(對此山達基教會拒絕評論。)

「許多人曾經很有錢,但現在是窮人。」楊鎮嘉說。

當台北山達基同仁偷偷從他這裡搶走兩個聽析學員後,楊鎮嘉開始和教會疏遠,默默降低「山達基」在他推銷訓練資料時的地位。這時他仍持續撰寫部落格。但是,當教會情報員反對他寫佛教和愛情相關的主題時,對於這些限制,楊鎮嘉感到畏怯猶豫。「教會告訴我,『別寫這些東西,你應該宣揚山達基,不然大家不會付錢上課程。』」他說。

2012年時,山達基特殊事務辦公室以電子郵件寄一份清單給張鎮嘉,列出要求他移除的文章。在其中一篇文章裡,他指出因果報應(karma)的概念源自佛教,而非山達基。「他們說,『你不能談那件事,那是我們的知識,不是你的。』」(對此山達基教會拒絕評論。)

他撤下部落格文章。兩年後,部落格莫名其妙遭到拒絕服務的駭客攻擊,至此仍未恢復。

* * *

若想了解山達基的外部觀點,會面臨一項基本阻礙:許多批評教會的文章,以及前山達基人提供離教建議的論壇,多是英文寫成。

雖然台灣本地媒體比中國媒體更活躍、獨立,但他們會避免報導教會的負面新聞。即使八卦報曾簡短刊出山達基名人湯姆‧克魯斯的離婚事件,但很少會寫到山達基在台灣的擴張。台灣離教者阿妮塔經營的部落格,就是少數以中文發表山達基批評文章的部落格之一。

楊鎮嘉和楊晴安在2012年離開山達基教會。在楊鎮嘉因部落格和獨立執業與教會產生爭執時,一位教會高層的朋友來訪。這位朋友給他們看黛比‧庫克(Debbie Cook)寫的信。庫克曾是旗艦機構的主席,在教會深受愛戴。這封信抨擊教會只重視募款。這位朋友還告訴他們,庫克曾在教會對她的訴訟中作證,指出自己曾被關在一棟建築七週,遭受身體虐待。這是楊鎮嘉第一次聽到這種事,一直以來,教會禁止他和楊晴安閱讀網路上任何教會認為是反山達基的資料。

一個月後,這對夫妻在充滿焦慮和激動的情緒下,發表了一封信:「親愛的朋友:……我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位資深牧師,我也是第一位用相互聽析達到清新者的台灣人。我還是第一位進入中國大陸,並且在中國製造出第一位清新者的台灣聽析員。而現在的我,是台灣第一位公開挺身而出,宣佈脫離山達基教會的高階聽析員。」

隔天,楊鎮嘉失去400位臉書朋友這幾乎是他認識的所有人。一位曾經參加楊鎮嘉和楊晴安婚禮的朋友,打電話給他們在台灣和澳洲的熟人,要這些人與他們「斷絕聯繫」,或永遠都不要再跟他們聯絡。楊晴安說,「我們做好準備」,知道會失去朋友,「但沒想到會失去所有朋友。」

當楊鎮嘉被問及有什麼話想對台灣的山達基人說時,他厭惡地搖頭。「我不在乎。他們不會聽,你無法解除他們被灌輸的信念。如果他們來找我,我會幫忙,不然我能做什麼?」

當網路上出現紀錄片《撥開迷霧:山達基教和信仰囚籠》(Going Clear: Scientology and the Prison of Belief)的字幕版後,山達基在台灣的勢力可能會逐漸沒落,但楊鎮嘉並不樂觀。在台灣,這個團體有若干附屬組織,如反毒計畫「那可拿」(Narconon)、公民人權委員會(Citizens Commission for Human Rights)、青少年人權協會計畫(Youth for Human Rights program)等。其中公民人權委員會是反對精神治療的組織,宣稱已揭露精神病學為『死亡的產業』(an industry of death);而青少年人權協會計畫則宣傳賀伯特的著作,將著作與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相提並論。這些組織持續影響學生、受到媒體正面報導,並獲得政府補助舉辦活動,其中甚至還包括與前總統的會晤。

「我真的覺得當時被洗腦了,」楊鎮嘉說,「現在離教後我會納悶,那時在想什麼?為什麼我這麼聽話,別人告訴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該讀、什麼不該讀,我竟然全盤接受?」

 

全文完

 

 

 

 

本譯文英文原出處為: 
http://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6/07/scientology-in-taiwan/493493/?utm_source=atlfb#article-comments 

◎本譯文經原作者 Mr. Benjamin Carlson 同意翻譯成繁體中文並允許刊登於痞客邦『重新認識山達基』部落格。在此致謝。

本譯文由威廉醫師(Dr. Willian)經費贊助, 華樂絲學術英文編修 Wallace Academic Editing (http://www.editing.tw)翻譯,在此致謝。

 

 

 

 

 

 

 

 

 

, , , , , , ,

資深山達基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楊鎮嘉
  • 有些部份,不完全真實. 有些可能是翻譯問題,但大部份應是記者錯誤複製我的回答,或是表情...... 例如:

    1 回憶過去近十年在教會的時光,悔恨地搖頭......我不覺得悔恨.它是人生的一段過程,沒有它,不會遇到現在的老婆.

    2 「我的生活就是整天不斷讀書,」楊鎮嘉說,「非常痛苦。.....我記得我是回答記者,非常辛苦而不是非常痛苦.

    3 他仍保持低調,告訴中國當局他是來求學的......我當時是很低調,但沒有告訴中國當局我是來求學的. 因為中國那麼大,根本不會有人會興趣知道我到大陸做什麼.我算那根葱?

    4 他和楊晴安開始避開相關活動,因為他們必須捐款才能入場.....應該是"避開相關活動,因為不想被強迫捐款"

    5 當楊鎮嘉被問及有什麼話想對台灣的山達基人說時,他厭惡地搖頭.....我的臉看起來有這麼凶惡嗎?一下子悔恨的搖頭,一下子有變成是厭惡的搖頭. .當天整個訪談過程,情緒都蠻平靜的,怎麼文章出來變成是我很生氣的樣子??

    6 當教會情報員反對他寫佛教和愛情相關的主題時,對於這些限制,楊鎮嘉感到畏怯猶豫..英文明明是寫 balked at the restrictions (猶豫不決).竟然翻成 畏怯猶豫. 有點加油添醋.
  • KOKO
  • 我弟弟在最近幾年加入了山達基,放棄了原本工作,搬到高雄,為機構服務,因為己經是接近30歲的大人了,基上家人都不會過問,讓他去做想做的事...
    重點是,他真的有改變,好的改變,也交到人生第一個女朋友,

    因為家裡太多關於"戴尼提","山達基"的文宣資料,引起我的好奇心,也上網看了很多資料...馬上想叫我弟離開! 當然一切都來不及了,他己經被徹底洗腦.
    他跟我說,網路上的資料都是不真實的,不能相信的...叫我親自去高雄的機構,環境是非常棒的,非常不同的.....

    好奇心,我去台南的山達基看過,有事先在網路上做了"牛津測驗,300題測驗",再預約過去了解看看,一開始就要你看影片,初步認識,之後安排一位阿姨,做測驗分析解說...
    一開始就先打預防針,告訴我,她所做的分析,很"實在"...可能聽了會不太舒服...之類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測驗結果...(我弟跟我說,透過這套測驗,厲害的分析師可以得知你的過去未來,非常準確...)
    分析解說內容不重要(花了有二小時吧),重點是最後,要三千元,為了心靈更好的發展,做一個什麼課程之類的(忘了名字)...還跟我說不要被錢給左右生活的屁話,...我說待業中,沒有錢...

    好了,回到我弟這邊,今天接到他電話,要跟我媽借錢,他己經花了100多萬去上課,我爸媽都不知道是什麼課,...他邀請全家人去高雄機構了解(順便借錢)...

    請問,我該怎麼做?
  • Monnis
  • 世道人心越亂,山達基就越容易被接受!更重要的是,如果正處於聽析成癮期,想叫他馬上戒斷談何容易!
  • QQ
  • Monnis 是橋上哪個等級?
  • 你應該是要問他在山達基總共花了多錢吧?所有山達基『等級』只能一再沒完沒了的重做,山達基等級是能做什麼?

    資深山達基人 於 2017/01/19 22:41 回覆

  • 貓
  • 請問,我有一門課現在快上完了,我不想再繼續去那裡(因為一直說服我做淨化我覺得很煩)
    我也不想退款,就當作繳人生的學費吧
    那我該如何跟他們交涉呢?還是直接不去就好?
    若直接不去會不會一直接到信件或電話?
    還是我直接宣布脫離會比較快呢?
  • 劉凱
  • 請問楊鎮嘉先生現在還有在經營網站嗎?

    看文章說 部落格被駭 關閉了 http://blog.verjanso.com/835
  • Monnis
  • 呵呵,離開山達基後爬橋等級就不再重要了,好好經營當下的人生比較務實,在此先祝大家新春愉快,真正完全自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