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biecook

Message from Debbie Cook



親愛的朋友們: 

我以朋友,以及山達基人的身分寫這封信給你。在我們邁向 2012 年當下,希望大家在今年,不管是傳教還是爬橋,都能更上一層樓。 

雖然,我已經離開了海洋基構,但是,我擁有海洋基構職工 29 年的資歷。其中,我擔任美國旗艦機構(FLAG)艦長一職長達17 年。同時,我也是一位訓練合格的聽析員(Auditor)、個案審查(Case Supervisor, 簡稱 C/S),我受過完整的組織訓練課程,包括「組織總裁領導課程」( Organization Executive Course, 簡稱 OEC),「旗艦總裁真傳課程」(Flag Executive Briefing Course, 簡稱FEBC),還有「宣傳領導最高級課程」(Dissemination Secretary Executive Course, 簡稱DSEC) 

我忠誠擁護戴尼提與山達基,也絕對認同賀伯特(LRH)的成就。我曾經見證過賀伯特的技術產生令人驚豔的奇蹟,為了保持技術火侯的純菁,讓我不惜這背水一戰。 

我與我的先生立場純正,沒有與任何立場搖擺的人有所瓜葛。即使曾經有傳播媒體與我們接洽,我們對公開曝光一事是二話不說的拒絕。 

但是,我親身體驗,也非常關切那些違反山達基運作(OUT-KSW)的勾當,正在滲透整個山達基宗教。 

對於那些數以千計虔誠的山達基人還有海洋機構志工們,我對你們獻上最誠摯的佩服與感激。我們曾經並肩作戰,向世界挑戰,並且讓整個世界對我們刮目相看。我以此為榮,相信大家對這樣的戰果也與有榮焉。 

然而,無庸置疑的是,目前山達基教會正進入一個最新的詐錢時代,這實在不是一件美事。賀伯特(LRH)在管理規章編號HCO PL 9 Jan 51,「管理隨筆」(An Essay on Management) 一文中寫到:「在機構與會眾之間要透明化。」 (原文:drop no curtains between the organization and the public about anything.” -LRH) 基於這一篇規章宗旨,我必須向大家說明山達基目前所遇到的一些狀況,我們必須集思廣益,看能不能對我們的宗教以及團體有所助益。

以下我所列舉的項目,都是目前在山達基教會裡,違反賀伯特親定規章、或是規章內無跡可尋的個人行為還有團體活動: 

1. 過分擴張的行銷、還有募款活動,幾乎變成每個海洋機構志工、五級機構,還有OT俱樂部成員責無旁貸的任務。而這樣的活動,卻不見任何一篇賀伯特(LRH)規章裡有明文記載。 

那些每天做得像條狗一樣的海洋機構志工們、五級機構職員們,他們並沒有選擇要替教會做這樣的敲榨工作,更不要說那些狀態高等級的OT 們。 

我相信,職員們寧可好好的做原本就實施多年的教務宣傳工作,這樣的教會生涯還會快樂一些。 

但是,教會職工目前所面臨到的實際情況卻是,從組織上級,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而來的高壓業績要求。 

2. 國際山達基人基構,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的 IAS這機構是在賀伯特不知情的情況之下,於1984年成立的。發起人是馬的‧閹哥(Marc Yager),還有大尾‧迷失凱子雞(David Miscavige)  

IAS 的會員招募,基本上,應該是要以賀伯特的親定規章做為依據的。然而,現行的 IAS 會員等級及收費,根本就違反當初賀伯特對會員制度的原始構想。在規章編號HCO PL 22 March 1965 「現階段升級與組織計劃大綱」一文中指出:「只有兩種會員……」 

LRH 只有列出「國際年費會員」以及「終身會員」這兩種會員等級。其中國際年費會員只需繳納相當於10元英磅或是30 美元的費用。而終身會員的會費則是75 美元。除了這兩種會員,賀伯特沒有批准、也不知道還有其他的會員等級存在。 

再者,所徵收的會費應該要直接進入招收該會員的當地機構,這筆錢必須用在當地機構的推廣與宣傳上面。以上這條資料來源出自規章編號HCOPL 1 Sept 1965R ,關於會員與會費,賀伯特說到:「會眾在哪個機構加入會員,會費就直接納入當地機構的 HCO 書籍帳戶,這筆費用不可計算在當週的毛收入之內。會員費要用在機構的推廣與宣傳上面。」

 而現今的狀況卻是,IAS 所徵收的會員費,卻是被中央管理機構吸收與保管,多年下來所累積的金額已達上億美元。而只有非常小額的金錢被使用在推廣上,完全違反規章原意。 

IAS只有從利息收入中,偶而撥出少得可憐的錢,去贊助山達基活動。事實上,你在 IAS 晚會上所看到的報導中,那些活動都是由許多山達基人志願出錢出力所做的,並不是由IAS「國際山達基人協會」所發起與贊助的。 

你想想看,你曾經在電視上、報紙、廣播中看到、聽到多少山達基還有戴尼提的宣傳?我個人在過去四年裡是一則也沒看過,而我所住的城市是美國第七大城──德州的聖安東尼奧。所以,你又看過多少呢? 

IAS終身會員以上的那些等級,在賀伯特親定的規章裡並沒有寫到。在1970年發行的聽析員月刊第51期中,「你的捐獻用途」一文,已經很清楚的說明教會如何使用會眾所捐獻的金錢在山達基與戴尼的的服務上 

所以,當你下一次又被要求捐獻山達基服務之外的金錢時,你必須知道那是沒有交換的獻金,你必須要求他們出示賀伯特寫下來的規章。這也是賀伯特先生對每一個山達基人的基本要求。 

 

購買新建築物: 

賀伯特也從來沒有指示要購買任何浮誇的建築物,也沒有要求美輪美奐的室內裝潢,也沒有要任何機構為此目的發起募款活動。 

事實上,如果你讀過規章編號HCO PL 12 March 75 Issue II,篇名「 理想機構」,也就是目前理想機構計畫名稱一辭由來,裡面沒有說到要有價值千萬的大樓,也看不到任何有奢華內裝的字眼,那些都不是賀伯特對理想機構的期待。 

一個理想機構是用來服務,並且提攜人們上自由之橋的。而這麼基本目標卻沒有被落實在現行所謂的理想機構計畫裡。 

對於理想機構,賀伯特規章中只有說到:「要清潔整齊、吸引人,只要不讓會眾感到反感就好。」這是賀伯特對機構建築物的唯一描述。 

而經過違反原規章的竄改動作之下,我們現在所有的OT 菁英們,已經淪落成所謂的 OT 大使團隊,大量的捲入那些摸八圈、鴻門宴、八婆下午茶會等等活動,還有無以數計的只管要錢,只為達到上億建館目標的理想機構計畫。 

也因為這樣,教會裡外大大小小,都被要求要為他們的理想機構捐錢,而不是為他們的自由之橋做準備。

賀伯特在規章篇名「機構品格與技術」一文中有說到:「在你的機構裡,除掉那些與山達基無關的東西。不管是騙小孩還是摸彩抽獎……停止這些無聊舉動。」

但是,這些無聊舉動,卻被如火如荼的用在巨額的建立理想機構募款活動上頭。 

「如果機構走下坡,不要開始想要募甚麼款,也不要去賣什麼小東西,甚至去借錢。只要應用山達基去賺取更多收入。」

「尋求旁門左道解決財務問題,只讓差勁的行政管理更差勁。這種方法從來就沒成功過。」

「不管是對機構,還是對個人,財務問題要用山達基來解決。」

「每一次,只要我試圖用非山達基的方法解決人事或是財務上的問題,我就陷入困境。所以,讓我用經驗告訴你,機構的收支平衡端賴於山達基的應用,不是販賣專利標籤的梳子,也不是舉行募款烤肉餐會。」 

以上,節錄自HCO PL 24 February 1964, Issue II, Org Programming, (OEC Vol. 7, p. 930) 

重點就是,山達基人還有OT們,要致力於訓練還有聽析,並對眾生們宣傳山達基的好處,而不是互相敲詐,對內吸血要錢。

 

技術違規: 

我們現在看到有成千上百的人,在過去曾經被賀伯特的清新者確定程式(CCRD)確認為清新者,卻在近幾年裡被告知他們不是清新者。這其中又包括了上百位的OT們必須重做新紀元戴尼提(NED) 來做所謂的處理。賀伯特在「戴尼提在OT上的禁忌」這一篇技術規章中已經明確的說過,禁止在 OT 身上做任何的戴尼提聽析。 

如此這般所謂的處理,完全是由宗教技術中心的總裁( COB RTC,也就是 David Miscavige ) 個人的意思,而且已經有數以千計的 OT 已經做過這樣的「處理。」 

這樣的作法,並不是依據現行賀伯特的HCO規章所制定,而是在過去曾經有過一案例,在一個無法通過OT3 的個案中,賀伯特針對該個案所做的單一指導。 

賀伯特對該案例的準OT開出單獨處理的指示,要他自己用獨自聽析(SOLO)的方式做到清新者。而這一條特殊個案指示,卻被斷章取義拿來使用在所有會眾身上,這是完全違反規章的運作。 

除了這一條荒唐的政策之外,還有許多莫須有的處理,被強加在許多NOTs OT (OT7) 身上,這讓全世界的 OT7財務更加困難,因為,他們若不照著做,便無法繼續往上爬橋。 

接著,是「『福來閣 (Flag)上橋速度之快無其他機構可及。」這樣的宣傳。 

福來閣在過去三年裡,級數聽析(Grades)的技術品質怎麼會跟其他機構不一樣呢? 

不管這裡面的問題有多少,福來閣標榜的快速上橋,事實上根本就是隱藏標準與最大犯罪。關於這兩項罪行,詳細記錄在「技術降級」這篇賀伯特規章裡,這一規章在許多課程的講義前面是開宗明義篇。 

又過了些時,幾乎每個人都被要求重做淨化程式,還有大量時數的客體聽析 (Objectives),這包括許多現成的 OT,還有許多做到一半的OT7

做客體聽析 (Objectives) 並無不妥,但是,聽析做到一半,或是OT做到一半,卻被停下來改做客體聽析 (Objectives),明顯違反了賀伯特技術規章「將程式與修復混淆」這篇規章裡的指示。 

OT7 (Solo NOTs) 們,更被要求付高額的九級聽析員的費用來接受客體聽析 (Objectives),因為他們在那個等級不可以找人互相聽析。 

因為上述的兩項技術違規,給福來閣帶來了大量財富,因為,那些OT7做到一半的人,被要求一定要停下來做這些技術違規動作,否則根本無法繼續、或是完成他們所在的等級。更不要說這些技術違規動作在靈性上所造成的重大傷害。我本身就被命令去做這些違規動作,所謂的處理,包括大量的「錯誤目標程式」(FPRD),而我正在獨自聽析成為OT7的中途,這造成了我許多動力上的煎熬與沉痾,到現在,我的身體健康仍未脫離那場劫難。

 

賀伯特領導結構

LRH留給我們一整套複雜且制衡的領導制度,所有的機構聽命於「國際領導組織辦公室」(Office of ED International)。這個部門對機構的運作非常重要,賀伯特在生前甚至另外建立了一個「監察委員單位」(the Watch Dog Committee ) 來監督它的運作。監察委員單位的功能是讓 ED INT 以及裡面的各部門都能善盡其職。 

LRH ED339R 這篇規章裡大篇幅的詳述這制度是用來保衛我們的教會。但是,這監察單位裡的巨頭們都失蹤了,還不是少數幾位而已。 

就在最近前幾年,ED Int (國際領導處) 裡面甚至沒有人在上班,更不要說在整個組織圖裡那些頂尖的國際級重要人物。 

你們可能有懷疑過……教會之前的負責人,希伯( Heber),他現在人在哪裡?

還有那個國際個案高級督察,雷伊‧密色多夫( Ray Mitthoff) 呢?他可是賀伯特在世時,親手把OT 高階資料交付的人。

還有羅門‧史打基(Norman Starkey)呢?他可是賀伯特家族基金託管人。

還有,那位國際指揮官總裁,基朗( Guillaume) 呢?

最後,那位WDC(監察委員單位) 首席,馬克‧閹哥(Marc Yeager) 呢?

還有多位你們每次在晚會上都會看到他們露面演說的國際管理部的大人物呢?他們都跑去哪? 

而事實就是,我在空無一人的國際管理部門工作了好幾星期,空無一人,是因為那些重要職務都是空的,那些人都被革職了。在我到這空無一人的部門上任之前,David Miscavige (大尾‧迷失凱子雞) 在簡報中跟我大力抱怨這些人有多可惡,又他們做了哪些不法勾當等等等。 

這似乎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監察委員單位」(the Watch Dog Committee ) 已經名歿實亡。這整個管理單位的結構是由「國際領導總裁」(ED International)以及十一位頂尖國際領導人所組成。而這十一位學有專攻的頂尖人才都不見了。就連「國際指揮通訊機構」(the Commodore’s Messenger Org International) 也不見了。這些被賀伯特親手架構出的關鍵部門,通通被廢掉了。 

公文匣裡堆滿了成千上百、來自世界各地機構職員的求救信件,完全沒被重視與處理。賀伯特在ED 339R 這篇規章中寫到,機構職員是可以直接寫信與這些上級大頭們溝通的。 

但是,如果這些上級單位都沒有人在位,這管道卻是行不通的,根本沒有人替那些下游職員們、替山達基的拓展做評估與寫企劃案。 

好笑的是,就在我去過那個空殼的上級單位工作之後,我倒是跟那些大巨頭們碰頭了:希伯( Heber) 、雷伊‧密色多夫( Ray Mitthoff)、基朗( Guillaume),還有整個不是被廢掉、就是被革職的國際管理人員,渡過一段美好時光,當時的那些人,都被莫須有的栽贓,做著冗長又嚴苛的品格重建計畫。 

這些人所做的品格處理已經行年有餘,唯一的產品就是那些重要職位永遠無人取代。不可否認的,這就是那些頂尖管理人員逐漸從整個畫面裡消失的原因。從此,你們在國際晚會上,還有自由風破航典禮上,再也沒看過他們的身影。 

現在,大尾‧迷失凱子雞 ( David Miscavige ),也就是你們所稱的大衛主席,便成了山達基 唯 一 「領導人」。 

諷刺的是,賀伯特所留下來的龐大組織圖,是設計要用來管理、與運用山達基整個宗教的橫、縱、切面。老賀為整個組織架構出一張完整、功能健全的組織圖,而不是只有一個人而已。 

除了賀伯特,這位為我們設立了既定目標的人之外,沒有人是所謂的「領袖」。 

這就是現在山達基教會裡所存在的一個特殊現象,即使你從未親自到國際管理部門走一遭,每天在全世界山達基大小機構裡所上演的勒索學費、技術朝令夕改,這些都是不對的行為,你們有責任去把這些怪象矯正過來,讓山達基能繼續運作。 

有關會員與會費的資料,你們可以查閱「機構領導人課程第六冊」(OEC Volume 6.) 另外也請參閱HCO 規章,篇名「理想機構」(The Ideal Org, Data Series 40). 

在有關山達基機構購置建築物方面,請查閱HCO PL 24 Aug 65 II 規章,篇名:場地與人員的整潔,提升我們的形象。( Cleanliness of Quarters and Staff, Improve our Image) 還有另一篇 HCO PL 17 June 69,篇名:機構形象( The Org Image.) 

如果你不想興風作浪,也不想替自己製造麻煩,危及到辛苦爬到的水平與爬橋的資格的話,至少你還可以做一件事: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再去支持那些違反規章的政策與活動。 

除了你要上的課程與橋上聽析之外,不要再對機構做任何的捐獻。如果有人要你捐錢,請他亮出賀伯特對此類捐獻所提到的相關規章。 

沒有人拿得出這樣的規章,因為這種規章根本不存在。 

 

停止參加與支持任何違反規章的募款行動。                                    

賀伯特曾經言明他對山達基人的期許,同樣的,這也是他對你們的期許。去翻出HCOB 10 June 1960 Issue I 這篇規章,篇名:維持山達基運作  33系列,我們對山達基人的期許( Keeping Scientology Working Series 33, WHAT WE EXPECT OF A SCIENTOLOGIST)。仔細閱讀並遵守。 

你還可以做一件事,就是將這封信儘量的轉寄,即使是用匿名的方式。 

請將這封信在我們圈子,也就是山達基人的社會裡流傳即可,不要給新聞媒體。 

你或許會有疑問:為什麼我沒有寫「識知報告書」(KR)上訴,而做出這種越俎代庖的舉動呢?答案是,我寫過,但是,根本沒有單位或是職位在接收及處理這種 KR 

雖然上游情況如此惡劣,對於那些違反規章的行為,你們還是要繼續寫KR上訴給你們當地的機構負責人以及海洋機構人員。 

我們是堅強而有力的團隊,我們能做出真正的改變,這一路上我們經歷過許多惡劣的狀況,但是,很不幸的,我必須告訴你們,有一場暴風雨正要來襲,山雨欲來,風聲蜚語早已充斥在世界各地的新聞媒體上。 

而事實是,身為山達基人的你,比別人更有能力、更有榮譽心、有更高的原則與操守。山達基是教導人們要「自己獨立思考」,而不是遷就與出賣自己的品格。更重要的是,LRH 希望每一個山達基人都能讓山達基繼續生存下去。 

匡正嚴重違反規章的行為,這就是我寫這封信的初衷與訴求。我與我先生、家人,還有無數的好朋友們都是山達基人。 

我是不需要做這種動作來引人側目,那實在不是我的本意。我只知道,我將人生最精華的壯年歲月貢獻給山達基,支持並且實踐LRH的職志。如果我不對這下降的螺旋力挽狂瀾的話,我實在無法去正眼注視 LRH 先生的眼睛。 

你與我責無旁貸,有誰能學習著LRH 的規章與技術公報,卻漠視那些一再出現的竄改與違規動作呢? 

你對LRH 的義務很簡單:不要去同意與遵守任何違規的規章,也讓其他人知道這樣是不對的。 

如果每一位讀完這封信的人,對那些竄改規章都能夠做到最基本的堅璧清野,我們將會看到新的曙光。

如果我們能把所有的能量都投注在聽析、訓練,還有對新人的教育上,我們才會是贏家。

在這新的一年的開始,這就是我對你們大家的新年期許。

 

ARC,

Debbie Cook

 

 

 


註:以下是黛比‧庫克女士在臉書上公開承認這是其親筆信件。原文翻譯如下:

Dear Friends, Yes, the email was written by me. No I am not connected to anyone not in good standing. I did it because of my love and respect for LRH and the desire to see us correct situations that need correcting within our group.

親愛的朋友: 沒錯,這封電子郵件是我寫的。我沒有與任何品行不好的人有接觸。我這樣做,只是表現我對賀伯特先生的愛與尊敬。並希望能夠改革那些團體內部裡需要改革的情況。

 

Debbie Cook (2)   

 

 

聲明:

此翻譯者為山達基教會翻譯社前任編輯與翻譯員。本文是經同意轉載並翻譯自八級聽析員 Ada Thomas 之部落格。中文翻譯著作權為版主所有,複製、轉載等,請務必連結此部落格原文連結網址。英文版原文請參閱以下連結。 

http://aidathomas.wordpress.com/2012/01/01/a-message-from-debbie-cook-the-captain-flag-service-or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資深山達基人  的頭像
資深山達基人

山達基 ・重新認識

資深山達基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