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a.jpg 

瑪麗亞 皮婭  賈丁妮(Maria Pia Gardini)  旗艦機構九級聽析員,OT8 

 

I, 我,Maria Pia Gardini 在此作以下聲明: 


1.
我年滿十八歲以上。 

2. 這份聲明裡的內容是我的人生認知,如果日後有需傳喚我作證,我能充分依照此份聲明所述作證。

3. 我的全名叫 Maria Pia Gardini,我是義大利公民。 

4. 我是經由「那可拿計畫」而接觸山達基的。我女兒參加了他們的戒毒療程,在那時她拿了幾本山達基的書籍給我看。八個月後,她完成了戒毒療程,並希望我讓她繼續上山達基的課程。我的母親與我幫她買山達基聽析到OT七級的費用。

5. 就在她做OT等級時,有一天,她說服我去羅馬機構會見幾位職員,教會職員希望我作淨化程式與接受聽析,於是我買了一個時程(12.5小時)的首冊聽析(戴尼提聽析) 

6. 於是我開始作淨化程式。第二天,我拒絕進烤箱,每天要待在高溫裡四到五小時讓我害怕。我當年只有49歲,但是我覺得我可能會死。教會裡的人到我家做視察,並說服我回到烤箱裡去繼續未完的淨化程式。他們說,我只是正在經歷一些反應,如果繼續做下去,這些反應會不見。我只好回去做完淨化程式。沒多久我很快的告訴他們,我完成了,他們就讓我結業了。

7. 然後,我開始接受聽析。我父親剛去世不久,我仍然為他的辭世感到傷心不已。聽析開始,我的聽析員是一位溫暖又和善的女性,她幫我做了將近12 小時之久的聽析,那是我為了處理父喪而買的時數。在那12小時裡,我時哭時笑的講著我父親的死亡,經歷了情緒上的高低起伏,到最後,我真的覺得好多了。 

8. 之後,我決定繼續聽析,本來只打算再加買一節時程(12..5小時),但是在註冊員的促銷之下,卻變成加買了十多個時程做首冊聽析。在同時,他們也賣給我學院套裝課程,讓我自己受訓成唯一名聽析員。不久之後,我開始每天接受三到四小時的聽析,聽析以外的時間又進教室上數小時的課。 

9. 當我完成了首冊聽析時,我又被告知說,我必須繼續處理生活中的其他更多領域,於是,我買了所有山達基級數聽析(Grades),還有新紀元戴尼提聽析(NED)  

10. 我從客體物聽析開始(Objectives)做起,在這裡我第一次遇到了瓶頸。在有一個稱為「Op Pro by Dup的演練裡,必須要不斷重複的拿起與放下書本或是瓶子,我到最後變得很不耐煩,我把瓶子甩到聽析員身上,又撕破演練用的道具書。我的聽析員必須押著我身體,好讓我能待在教室裡。 

11. 之前,我所做的聽析只需要我一直的說話,在大量的談論自身的問題之後,任何人自然都會感覺良好。但是,這次卻是迥然不同。 

12. 在客體物聽析(Objectives)後期,我動手打了聽析員,又跑出了教室。就在我逃學回家後的那天傍晚,有四位教會職員跑到我家來要我回去。他們解釋,我情緒失控,如果我能回去完成聽析,我會擁有自我控制能力。於是,我跟著他們回去做完客體物聽析(Objectives) 

13. 我接下來又接受了零到四級的聽析。在這些聽析裡,我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改變與收穫,我只是坐在那裡與聽析員一問一答。我告訴個案督導(C/S)說,我並沒有任何的覺新(Wins),我對其他人也是這麼說。但是他們提醒我說,我在之前的首冊聽析裡有非常多的悟道,山達基等級聽析只是讓我的狀況更穩定,之後好做 OT等級。他們說,繼續做就是了。

14. 後來,他們開始在我身上做新紀元戴尼提聽析(NED)。但是,在做過那麼多場的首冊聽析之後,我能講的幾乎都講完了,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情況之下我開始生病。於是有人安排我接受面談,面談說到我必須做清新者確認程式(CCRD)

我為了新紀元戴尼提聽析(NED) 付了 12.5 小時的聽析費用,在這階段卻只用掉了25分鐘,對於未用完的時數我要求退費,但是他們拒絕了。因為我啟用了已付費的時程,這筆錢就這樣被終結了。

15. 之後,我回到了羅馬。在我待在羅馬時,有一個從義大利洲際上級機構(CLO)的人到羅馬出任務替他們的組織增員,他們大力遊說我加入海洋機構(Sea Organization,簡稱SO)。我同意了,他們給了我一張長達十億年的合同。

16. 這時的我,已經自費完成四級聽析員的實習了,而他們要我在這個時候加入海洋機構,但是我想要先完成清新者(Clear)測試再說。於是我向哥本哈根的高級機構買了清新者確認程式(CCRD),並跑到丹麥去。

他們告訴我說,我是海洋機構人員,所以我在丹麥機構的食宿可以完全免費。可是當我到達丹麥機構之後,他們說:「免費?義大利的洲際上級機構在這邊的戶頭裡沒有半點錢啊。」於是我的食宿必須自費。 

17. 他們把我帶到了一家由教會經營,名稱叫做「諾德蘭」(Norland)的旅館,那旅館髒得跟豬窩一樣。最後,我找到一間差強人意、也沒有人住的的房間住下。 

18. 在這時,我已經是一位五級聽析員,這對哥本哈根機構可是件棘手的事,我後來被分派給一位來自瑞士德語區的聽析員,不會說義大利話,只會講類似方言的聽析員。就這樣我開始了沒完沒了的資格審查,因為我完全聽不懂聽析員他到底在說哪一國的話。我本來只打算在哥本哈根待上兩星期,這樣一來卻把行程拖延到兩個月之久。

後來,他們要我加買時程,我跟他們解釋我所遇到的語言問題,於是他們幫我換了一位會說義大利文的聽析員,於是我接下來只用了兩小時便完成的資格審查,順利的做上了清新者確認程式(CCRD)。我後來被宣告成為清新者(Clear) 

19. 清新者(Clear) 應該是一個全能力都有所提升的人類,但我卻覺得也只不過爾爾。我當時只想趕快回到義大利。當我真正回到義大利之後,只換了一卡皮箱,便又去了米蘭(Milano) 受訓成為海洋機構人員。

20. 而這次,我被分派到廚房負責煮七十人份的伙食,這實在是很討厭的事。接下來,他們要我洗碗,我拒絕了,我這輩子從來就沒有洗過一隻碗。我自己的車就停在外面,於是我又離開教會跑回家去。兩天之後,教會又派人來我家要我回去。

在這時,我女兒的山達基課程正上得津津有味,她遠在美國的旗鑑機構(Flag),而我擔心他們會告訴我女兒說我在給機構製造麻煩,這會讓我女兒不好受。所以我只好跟他們回去了。回去之後,他們說我完成職員第一階段的訓練了。 

21. 後來我跟他們說,我必須回去羅馬處理我的房子。在羅馬時,有個教會中心(mission)正在招募人去哥本哈根做 OT,於是我買了OT1OT3的套裝課程,並向海洋機構申請許可,讓我去做 OT等級,不要回去上班。他們批准了我的申請,我也隻身到哥本哈根去做 OT等級。 

22. 當我在哥本哈根時,我的食宿是完全自費的,而不只這樣,他們還要我為他們機構裡的信眾作聽析。 

23. 我開始了OT1,那真是胡扯蛋,就是你自己一個人走來走去,去「看到」一些東西。

24. 做到一半時,我走進一家咖啡店,點一杯咖啡舒展一下身心,就這樣幾小時之後我走回教會,他們問我可有任何覺新(wins)?我說:「有啊、有啊……」就這樣,他們送我去測試完成OT1 

25. 第二天,我開始做OT2在這個階段你處理「分裂」( dichotomies) 你會拿到一張列出長長的「強制性植入」(implants) 的表單,這些植入包括電擊植入、言語植入等等。你必須深入時間軌跡,一個個把這些植入處理掉。這是在獨自聽析中完成,聽析中你必須大聲的跟自己講話。 

26. 當我開始聽析時,我必須找到光點,然後從那光點去找植入事件並磨掉(run)它們。然後,我解讀儀表上的指針動作,來來回回的磨掉植入事件(implants)中的分裂( dichotomies)。當我在做這些動作時,我是在一個用薄木板隔出的小房間裡,你可以聽到隔壁的學員也在處理他們的植入。另外,房間裡被漆成黑色,我根本看不到光。於是,我向個案督導寫報告說:「沒有光啊!

27. 第二天,我繼續做聽析,在機構建築物後面有馬戲團表演,我可以聽到大象的叫聲。又第二天,我在報表上寫說,我沒找到光,但是我有找到大象。 

28. 到最後,我總共處理了三個植入事件,並告訴他們我再也找不到了,我要到下一個階段去。於是我就去作完成OT2的測試。在這之前,我上過舊的清新課程 ( the old clearing course),而OT2做的是同樣的東西,只是又稍微加油添醋了一番。 

29. 現在,我要開始OT3了,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所有山達基人所想望的東西,宇宙大秘密──火之牆。 

30. 我打開教材,開始唸我眼前的資料,然後我闔上了書本。這就是傳說中的火之牆嗎?我早就唸過了啊。 

31. 時的我,是個科幻小說迷,這時候我卻要在腦海裡播耙那個「基努」、與那些忠心將士們宇宙大戰的故事。在這等級之前,我已經知道這些故事了,只是我忘記在哪裡看過。這故事講到了「銀河系大魔頭」基努(Xenu),在七億五千萬年前被捕,並囚禁在電牢裡的。

囚禁基努的電牢是由許多電流束組成,電流束類似百貨公司入口的電子感應器。羅恩賀伯特(LRH)又說到,希坦(thetan) 就是在那時候,被基努用電流束集體捕捉到地球上空,在幾個火山口上被炸得魂魄四散,之後這些支離破碎的破希坦(Body Thetan,簡稱 BT)便吸附在人類的肉身上面。

這下可好了,我覺得我全身上下充滿了無數的「人口」,同教室裡有些人唸了這東西之後呈現半昏迷狀態,但我卻不以為然。

32.  那天晚上,當我躺在床上時,我真不知道那些亡魂們(也就是破希坦)到底都在我身上的哪些地方啊? 

33. 就在我念完OT 3教材之後,我便開始在諾德蘭飯店的房間裡開始聽析。你必須跟你身上的破希坦(Body Thetan= BT) 講話,要它們離開你的身體。每天晚上,我要把檔案夾裝在一只小皮箱裡交給個案督導(C/S),小提箱必須用鍊子鍊在我的手脕上。我們必須這樣做,以確保天機不得外洩。 

34. 在我的第一場聽析裡,我的指針卡住了,這時我很生氣,於是指針就開始動了……於是我就說:「我找到破希坦(BT)了。」接著繼續聽析。我想,我是在聽析我的憤怒。 

35. 我在OT3做了一百小時,這聽析時數驚人,幾乎是許多人的一倍。但是我想要確定所有的破希坦都脫離我的身體。OT3所要修得的「正果」(End Phenomenon) 是:所有的破希坦都不見了。所以,我被告知說我身上再也沒有破希坦了。於是,我通過了OT3的結業測試。 

36. 既然做完了OT3,我跟他們說我必須回義大利去服職。他們告訴我說不行,我必須留下來做OT4OT5。我跟他們說,我在哥本哈根沒有錢可以付給他們。那天晚上,從八點到隔天早上六點,他們遊說了我整晚,硬是要我買更多的OT時數。

 37. 到最後,我打電話給我母親跟她借錢。她對我如此舉動非常的生氣,但是她還是把錢匯給我。於是,我開始做OT4 

38. 我在OT4教材裡看到了什麼呢?教材說,現在我們要處理「破團塊」( Body Thetan Clusters)「什麼?還有破希坦?」我這樣問。他們回答我說:「沒錯,你現在要處理整個時光軌跡裡的藥物,還有你身上破希坦所服的藥物。」你看,這些破希坦在你做完OT3之後還沒走光,因為他們有嗑過藥。於是我說,好吧,那就把那些毒癮發作的迫希坦給處理掉。

39. 我做完這一OT等級,並通過測試。現在我跟那些嗑過藥的迫希坦可是絕緣了。 

40. 好了,我繼續往上做OT5,這是由聽析員幫你做的。聽析員遞給我ㄧ份技術公報要我唸,我一看……你知道是什麼嗎?又是破希坦跟破團塊(BT and Clusters)我說:「我不是沒有這些東西了嗎?」聽析員回答我說:「不,你還是有。這些破希坦跟團塊是沉睡型的,你必須把它們給喚醒,然後賦予它們身分地位,這樣它們就會走開了。」

41. 我覺得荒唐透了……但是我已經做了OT4OT5只好做了。在這階段你必須發揮想像力才能繼續做下去。 

42. OT5是這樣做的,聽析員的指令:「觀看你的身體(不是用肉眼),找出破團塊。」當聽析員在電儀表上讀到指數時他又問:「在哪裡?」我回答:「在膝蓋上。」然後,我必須用心電感應式的交流與那隻破希坦溝通,問它說:「你是什麼東西?」破希坦可能回答你說:「香蕉。」於是你告訴聽析員「香蕉」。

有時候答案可能是「一張紙」之類的其他答案,反正你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聽析員得到答案後又說:「好,告訴它『你就是香蕉。』」也就是說,香蕉就是它的身分。於是我告訴破希坦它是一根香蕉,在這時它應該就會走開了,或是他想繼續留在那裡。

如果它在你問「你是什麼東西?」時沒有離開的話,你就問「你是誰?」然後你向破希坦收集了一大串名字:那破倫,凱薩大帝,約翰屈伏塔……你一一告訴聽析員,他告訴你哪個名字有讀數,那就是破希坦的身分,得到示意後的破希坦就會離開。一共只有這兩個指令。 

43. 我就這樣做了四十小時之後,我測試通過 OT 5 

44. 當我在做 OT5 時,在義大利的山達基教會被突擊檢查,所有的機構都關門了。當時他們打電話到哥本哈根給我,希望借住我的公寓。於是,當我完成OT 5 回到羅馬時,整個羅馬機構進駐了我的公寓。我當初是請大樓管理員開門讓他們進來,但不要給他們鑰匙,但他們還是自行開了鎖,打了鑰匙。他們一天24小時都在那哩,整棟大樓住戶都在抗議。 

45. 也因為這樣,我回到羅馬之後馬上要他們離開。我幫他們找到另一棟公寓,預付了頭兩個月的房租。而我的公寓這裡在他們搬離之後,清潔公司花了五天的時間打掃我的房子,真的是非常髒亂。 

46. 這時我進入米蘭的洲際總部(CLO) 工作,在旅館裡面辦公,因為政府沒收了教會的房子。我不知道我在那裡要做什麼,整天沒事情做。山達基教會有國際管理部門處理洲際問題,而我當時卻替洲際總部(CLO)的每一個人支付旅館費。

我想說,我應該去做OT6還有OT7,我的上司也認為這主意不錯。但是當時我的錢花光了,為了籌這筆費用,我把我在羅馬的房子給賣了。我母親對我這個舉動非常非常的生氣,她說我瘋了,山達基會毀了我。她說的一點都沒錯。

47. 好了,這下子我來到了美國的旗鑑機構,然後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照理說我是職員,應該要有免費的住宿與伙食,但是沒有。要吃要住,請自己掏腰包。 

48. 我總算進入OT6 的課程了,OT6 是什麼東西呢?又是破希坦跟破團塊!而且跟OT5 的指令一樣,就是那兩項「你是什麼」還有「你是誰」,我真不敢相信。我跟他們提出異議,他們說,是同樣的步驟沒錯,但是自己親自來做是不一樣的。

他們告訴我說,破希坦無所不在,OT6教材裡會講到我們的身體根本不是一尊肉體,是由破希坦與破團塊所組成的,如果沒有那些東西,我們的身體會是透明的。 

49. 我上了 OT6,最後,我通過的測試是說我完成OT6,不是我已經不再有破希坦。 

50. 好了,接下來是OT 7。這個等級的正果(the end phenomenon) : 各式各樣的破希坦都不存在,沒有昏睡型的、沒有嗑藥的……什麼都沒有。在 OT 7 我處理的破希坦其中一項是壓抑類型的破希坦(suppressive BTs) 

51. 有時候,你會遇到破希坦從你身上飄到大門旁邊,你必須想像出一把剪刀,剪掉他與你身體之間的連線。有時候,你會有層層重疊的破希坦,所以呢,你必須想像出一雙手來把他們揮掉。

52. 在做 OT7 這段時間哩,我從來沒有回家過,我在沙堡飯店住了八個月,如果我沒在做OT7的聽析,便進教室上九級聽析員的課程。還有,我必須幫會眾們作聽析。 

53. 當我完成OT7時,旗鑑機構的艦長找我,我當時也從九級聽析員結業,這跟他來找我有什麼關係呢?原來,他希望我留在旗鑑機構工作,他們會找另一位職務代理人到義大利去。我希望他去找我義大利的上司解決。

54. 在義大利,當時有幾個機構正要開張,我的上司同意了這樣的安排,即使他知道我必須回義大利去處理一些事情,於是我這樣做。 

55. 當我從義大利回到旗艦機構開始工作時,他們要我住在沙堡飯店,因為哈希安達(Hacienda)飯店納編沒有空防房。沙堡飯店非常髒,還有一堆蟑螂到處亂爬。 

56. 他們說,那是給會眾住的房間,我必須一般房價的十分之一。他們帶我進了房間後我看到,沒有家具、沒有床,什麼都沒有。我向他們抱怨得到的解釋卻是,當天時間太晚了,無法準備,並建議我當天在椅子上睡,我拒絕了,我才剛下飛機十個多小時呢。那晚,二月八號冬天,我在地毯上入睡。

57. 第二天,我堅持除非給我一張床,否則我不到崗上工作。於是他們送給我一張丟棄在花園裡的床,那張床不止髒,還有許多被老鼠咬破的洞,連我的狗我都不會給牠睡這種床。我完全拒收,並跟他們說我星期一才會開始工作。那天我去街上買了床、寢具還有一張椅子,請店家送到沙堡飯店我的房間裡。

58. 一個月之後,他們告訴我說哈希安達有床位了,於是我家當整理妥當後跟他們去了我新的住房。當他們打開房門,一陣臭味撲鼻而來,令人不敢領教。房間裡是一堆上下舖,一共有八個床位。這時候我講話了:「帶我去見艦長。」 

59. 我見了艦長之後告訴他,我無法接受這樣的待遇,我想回義大利。他說不行,但是在我們剛剛去過的哈希安達旅館,有一間小公寓可以租給我,我只要付半價。於是我同意付他們一個月四百塊錢的房租。後來我才知道這根本就是全價。

60. 好了,我搬進去住了。到了月底,已經有五個人睡在我這棟自費的公寓裡。他們把職員往我的公寓裡送,這些人吃我的東西喝我的水,我只好又跑回去找艦長。

61. 我跟艦長說,夠了,你一再違背你的承諾,我不幹了,我要回家。艦長要我回去哈希安達(Hacienda)等他個三天,他會過來幫我處理這些事情。 

62. 在這時,我找了當地的房屋仲介當我物色一棟公寓。當艦長來見我時,我已經買好了我的公寓了。我告他我要住在自己的房子哩,他起先不同意,理由是職員不可以離開基地。我說,除此方案之外其他我都不考慮。後來他要我寫申請書(CSW),我也寫了,他批了准。之後,我就因為他特別允許,不必與其他海洋機構人員擠宿舍。

63. 就這樣,我又開始聽析。不久之後艦長換人了。原艦長Ron Norton 去了黃金出版場,新艦長Debbie Cook 上任。那是1988年,Debbie Cook 當上艦長之後,真正的問題開始了。

64. 首先,她要我搬回去哈希安達宿舍,或者,她堅持要我把我的公寓讓出,讓其他職員住進。我通通不答應。那時候,我所生產的聽析時數是每週冠軍,我還得到當年的最佳聽析員獎章,我可是他們的搖錢樹。 

65. 我一天到晚都坐在椅子上聽析,到了 1990年的9 月,我接到一通電話說我的女兒正在義大利的 Pavia 醫院,需要我去照應。我寫申請書請假,也被准了假。

66. 就在我回去義大利的兩個月後,我女兒死了,那天是 1990 11 18 日。她當年只有29歲,OT7 

67. 在我會去義大利之前,我請示了高級個案督導Kathy Webb,希望他設計一些聽析指令讓我幫我的 OT7女兒做聽析,好幫助她的身體狀況。答案是,愛滋病患就是一死,你想要什麼樣的聽析?不如幫助她早點離開身體。當然,我沒有這樣做,我們不會走到病人面前跟他說:「我現在來幫你早點去死。」

68. 就在1989 1990 這段期間,他們公開發行了OT8。他們要我買一個自由風船上的套裝課程,因為只有船上才夠安全執行OT8 的機密技術。我付了錢,但後來卻去了義大利忙我女兒的事。

69. 在我女兒死去的兩天之後,我將她的遺體帶到我們的家族墓園埋葬。葬禮當天,旗艦機構打電話給我,我女兒都還沒入土為安,旗艦機構便打電話來,要跟我母親說話。我母親叫他們滾蛋,不要再來找我了……我母親非常的痛恨山達基。

70. 在電話中,我告訴他們,我女兒留下了一個11歲的小女孩卡蜜拉,因為孫女,我無法馬上回去復職。他們還是天天打電話來催,有時候一天好幾次,催促我要馬上回崗位上任。他們不管義大利與美國有六小時的時差,有時候凌晨四點打來,吵醒一屋子前來哀悼的親友們。

71. 在我女兒死去號的第11天,也就是1129日,我把孫女留給她的繼父還有我母親,我返回旗艦機構。當我回去崗位報到時,我非常的生氣,職員們都大吃一驚,他們不知道我為何會這生氣。我馬上開始工作,但是,我已經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大量生產聽析時數了。於是,他們決定讓我去船上做 OT8

72. 自由風船隻停靠在巴哈馬,我必須自費買機票到那裡去搭船。當我上船後,我還是跟以前一樣必須要自己付食宿費用。我不想住職員睡艙,那裡在船底部,氣溫可能高達 100 度,我無法忍受。我一上船後,還沒開始我要做的OT8,他們又要我幫會眾做聽析,當那些 OT 7 還有 OT8 做安檢(sec check)及資格確認(eligibility)

我對他們是很有價的,因為我會用三種語言聽析:英文,義大利文還有法文。

73. 我一上船後,當時的船長Milt Wolf 還有註冊員David Light 馬上約談我,要我買許多書以及教材。他們還要我買鍍金的OT手鍊,開價數千美元。他們坐在我身旁一直推銷,我如果不買就不讓我起身離開……就這樣,我得加買一只皮箱去裝那些額外的書與教材。總算,他們讓我進教室開始做 OT8 

74. OT8教材的標題就是「真相大白 (Truth Revealed)」。當我打開教材、開始唸下去時……我傻了!我真不敢相信我又唸到了這個辭──破希坦。 

75. 基本上,OT8 是要你照著「人類歷史 (History of Man)」這本書裡的題目做聽析,一直做到感覺平靜。你必須要在時光軌跡裡一路做到感覺平靜,發現過失行為,然後找出破希坦(不是破團塊)

你要用心電感應方式與破希坦溝通,找出它的過失(overt)、寫下來、然後用電儀表問破希坦:「這是你做的嗎?」「這是我做的嗎?」如果有讀到指數,你就示意那是誰的過失,示意指針浮動(FN),就這樣繼續做……這就是所謂的Truth Revealed(真相大白) 

76. OT 8 的所有聽析裡,每次讀到指數時,你都要問是那是屬於誰的,是你的?還是破希坦的。 

77. 我對 OT8 的東西並不滿意,於是我向督導討教。督導告訴我,只要繼續做下去,結果會讓你驚艷的……你會幫時間軌跡裡的所有破希坦們清掉所有的過失。我並不想做,卻又困在茫茫大海中,實在令人生氣啊。所以,我乾脆抓那些破希坦做起安檢聽析 (Security Check.)  

78. 在我通過 OT8 測試的那天晚上,我與幾個朋友在拿騷市下了船去賭城看看……你們猜,我看到誰在那兒?是David MiscavigeGuillame LeserveRay Mithoff 這三大巨頭。賭博在山達基不是被視為罪惡嗎?

當我看到他們在賭城裡賭錢時,我心裡有數要離開山達基了。在完成OT8之後與在賭城所見的一切……這一切都是垃圾,我想離開,但卻是困難重重。

79. 當我在199012月完成OT8 回到旗艦機構時,我就開始計畫著要怎麼離開山達基。機會在 1991年十月十來了,我母親當時生重病住院,我可以趁這機會回去義大利。 

80. 我申請離開,但申請書不被批准。我去找艦長理論,她還是說不,母親命在旦夕並不是啥要緊的事,那只不過是尊肉體。我必須待在山達基裡從事生產。

81. 我又重複申請離開,這一次我不找艦長,我直接呈遞給OT資格查核的D of P (Director of Processing),然後我回到我的公寓、收拾行李、直奔機場、買了張機票飛回義大利。 

82. 我以為,我會因為不告而別而被公然驅逐出教會,但是在我抵達義大利四天之後,我接到了旗艦機構的傳真,他們批准的我的假單。我母親也在 19911211日去世了。 

83. 1221日開始,旗艦機構開始向我索錢,我從母親的死亡繼承到一筆遺產。這一段完整的故事還請看我的下一篇自白宣示。

 

我在受美國法律的偽證逞罰約束之下宣告此自白書,上述所言皆為事實據確。

2001 年二月十四日在義大利Grosetto 提交 

 

立書人       Maria Pia Gardini 

 

 

 

後記:

1.文中所提及的 OT資料均已深藍色粗體標示出。

2. 本自白書經馬麗亞女士本人同意授權翻譯與刊登。譯者為前山達基教會翻譯社、橋出版社之資深翻譯與編輯,曾受邀前往洛杉磯翻譯OT資料,但未成行。

譯者是山達基教會亞太地區第一位通過合格翻譯員資格審查的中文翻譯。

歡迎複製轉載,請附上連結,以便讓夠多人看到其他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資深山達基人  的頭像
資深山達基人

山達基 ・重新認識

資深山達基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4) 人氣()